亚洲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信息网络: ABCDNet
马克平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植被与环境变化国家重点实验室, 北京 100093
* 通讯作者 Author for correspondence. E-mail: kpma@ibcas.ac.cn
摘要
On Asi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Database Network
Keping Ma
State Key Laboratory of Vegetation and Environmental Change, Institute of Botany,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Beijing 100093

亚洲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也是生物多样性保护价值最高的地区之一。在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确定的34个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中有13个位于亚洲(http://www.conservation.org/where/priority_areas/hotspots/Pages/hotspots_main.aspx)。亚洲人口达40亿, 占世界人口的60%, 而且又是近年来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 对生物多样性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成为生物多样性丧失和生态系统退化最严重的地区(http://www.unep.org/delc/Portals/119/regional%20brief%20for%20Asia%20and%20Pacific.pdf)。

无论是制定保护规划, 还是实施保护行动, 都需要确切的信息。刚刚建立的政府间组织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的核心任务之一就是评估区域水平的生物多样性(马克平, 2012), 亟需相关的信息平台支持。开展区域水平的生物多样性研究也需要区域水平的信息整合。然而, 亚洲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信息非常分散, 目前还没有一个覆盖亚洲水平的生物多样性信息平台, 将分散的信息整合起来, 为生物多样性保护, 特别是履行生物多样性保护相关的公约提供区域水平的信息服务。已经建立的有关的信息平台, 皆因内容局限或空间尺度太小而难于满足需要。例如: 亚太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AP-BON, http://www.esabii.org/ap-bon/)还没有足够的监测信息, 更没有实现监测信息的整合, 其优先项目全球豆科植物评估(Yahara et al., 2013)才刚刚启动; 东亚和东南亚生物多样性信息学倡议(ESABII, http://www.esabii.org/index.html)侧重生物分类学培训, 而非信息搜集和管理。有些区域性生物多样性信息系统虽然积累了一定量的信息, 但只能代表亚洲的一个部分。例如: 东盟生物多样性中心(ACB, http://www.aseanbiodiversity.org/)建立了10个东盟国家的信息系统; 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 http://www.icimod.org/)正在积极推动喜马拉雅-兴都库什地区生物多样性信息系统的建立, 已经积累了比较丰富的南亚地区生物多样性数据集;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亚洲区办公室(http://www. iucn.org/about/union/secretariat/offices/asia/)和西亚区办公室(ROWA, http://www.iucn.org/about/union/secretariat/offices/rowa/)的网站都可以查到相关的项目信息和生物多样性数据库。另外, 一些全球性网络, 如全球生物多样性信息网络(GBIF, http://www.gbif.org/)、网络生命大百科(EOL, http://eol.org/)、全球生物物种名录(CoL, http://www.sp2000.org/)、全球热带森林监测网络(SiGEO, http://www.sigeo.si.edu/)和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WNBR, http://www.unepwcmc.org/)等都汇集了丰富的亚洲生物多样性信息, 有些网络还有专门的区域分支网络。有些全球性的专题数据库, 如鱼库(FishBase, http://www.fishbase.org/search.php)、世界海洋物种数据库(WoRMS, http://www.marinespecies.org/)、国际豆科数据库(ILDIS, http://www.ildis.org/)等都具有亚洲相应类群的数据集。中国、印度、日本、韩国等也都分别建有多个本国的生物多样性数据库及共享网站。

如此繁多的信息, 如果能够通过一个统一的数据门户网站汇集起来, 提供信息服务, 会大大方便用户, 并提高数据的使用效率。有鉴于此, 中国科学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于2013年3月在广东肇庆组织召开了亚洲生物多样性数据共享研讨会, 来自中国、印度、韩国、印度尼西亚, 以及东盟生物多样性中心、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等国家和组织的代表分别介绍了各自国家和地区生物多样性信息及其在线共享资源, 以及IUCN、ICIMOD和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络在亚洲开展的项目及其信息共享情况。由中国科学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提议, 与会者认真讨论, 一致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区域生物多样性信息学项目, 将分散的生物多样性在线资源联系起来, 并对外提供数据服务。几经修改, 最后确定为Asi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Database Network(ABCDNet, http://www.abcdn.org), 中文名为“ 亚洲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信息网络” 。该网络是一个虚实结合的项目, “ 虚” 是指数字化在线共享信息, 主要是通过ABCDNet网站实现, 中国生物多样性信息学在亚洲具有优势, 以此为基础整合相关资源是可能的; “ 实” 则是指开展相关的专题性合作研究, 优先考虑的主要有亚洲生物物种编目和物种红色名录两个项目。第一阶段将集中在亚洲各国生物名录与红色名录的基础调研, 在评估现状和薄弱环节之后制定优先行动计划, 然后通过培训等逐步推动实施。

中国要实现科学研究的“ 走出去” 战略, 既需要良好的国际合作环境支撑, 更需要自身坚实的科学积累和前沿性的成果引领。中国在上述两个方面都具有良好的基础。自2008年发布第一版“ 中国生物物种名录(CoL-China)” 以来已经正式发布六版年度名录, 每年更新已有物种的数据、增加新物种数据。2013版名录包括中国生物物种(包括种下阶元)76, 462个(其中物种66, 708个, 种下阶元9, 754个), 95, 362个异名, 涉及7个界、30个门、83个纲、397个目、1, 959个科和11, 731个属(http://www.sp2000.cn/joacn/), 是亚洲收录种数最多、格式最规范的国家生物物种名录。在物种红色名录方面, 中国的基础也很好, 按照IUCN的评估标准, 目前已经完成了四万余种中国本土生物的评估, 其中动物4, 000多种(汪松和解焱, 2004), 高等植物34, 000多种(① 赵莉娜, 覃海宁 (2011) 国家级红色名录编研介绍. 生物多样性与自然保护通讯, (3), 6-7. )。在亚洲国家的红色名录中, 中国评估的物种数量遥遥领先, 物种评估比例也排在前面。物种及其受威胁现状评估是保护规划和有效行动所依据的基础信息, 应该优先考虑。其他方面的资源也会逐步整合到ABCDNet中来, 建设强大的区域性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决策信息支撑平台。

亚洲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信息网络的建立既体现了中国积极参与区域保护事业的重要贡献, 也是中国相关的研究成果辐射到区域水平的良好平台。倡议提出后得到了周边国家和相关国际组织的积极响应, 展示了良好的开端。项目的成功不仅有赖于国际合作, 更有赖于国内同行和各个部门的大力支持。

参考文献
[1] Ma KP (马克平) (2012) 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IPBES): an IPCC for biodiversity. Biodiversity Science(生物多样性), 20, 409-410. (in Chinese) [文内引用:1] [CJCR: 1.854]
[2] Wang S (汪松), Xie Y (解焱) (2004) China Species Red List, Vol. 1 (中国物种红色名录(第一卷)). Higher Education Press, Beijing. (in Chinese) [文内引用:1]